帳號:
密碼:
CTIMES / 文章 /   
代工世家
代工是台灣IC設計業的宿命嗎?

【作者: 吳誠文】   2007年03月26日 星期一

瀏覽人次:【4526】
  

經營代工起家的世代

張盛評還來不及脫下皮鞋外套,一進門就迫不及待地對周怡真興奮地說:「我們接到S公司的大單了,一個多月來的努力總算?有白費。」怡真也立即面露喜色:「真的啊!真是太好了。那我們也許有時間帶小偉去國外渡假了吧?」「是啊!不過我還得跟晶圓代工廠把生產細節談好,還有,研發部門跟產品部門也要把流程做個銜接。也許還要一兩個禮拜。還好規格都已經定了,所以市場部沒什麼事。」


張盛評跟周怡真是在美國認識、相戀、結婚的,兩個家庭原來毫無關聯。張盛評老家在台南新營,祖父為佃農,父親年輕時拒絕追隨先人腳步受困農田,從修鞋學徒開始,苦學縫製皮鞋技術,後來獨資經營一個小工廠,引進自動化機械幫大廠代工,靠著勤奮肯吃苦的精神,到了八十年代初已經可以幫美國的連鎖百貨做代工,家境因而好轉,可以把盛評送出國唸書。周怡真是張盛評口中的屏東黑珍珠,家在東港。怡真一直到祖父之前幾代都是討海人,祖父自己擁有一艘小漁船,但是父親一樣拒絕登船撒網,國中畢業便進入楠梓加工出口區一家電子廠工作。同樣的勤奮肯吃苦的精神,一面工作一面在當兵前完成高中補校的學業,優秀的表現使得公司在他當完兵後馬上又找他回來。幾年後他完成二專夜間部的學業,同時也升為課長。當怡真大學畢業時,父親已經是廠長,有能力送她出國唸書了。


張盛評跟周怡真在德州同一個學校唸書,雖然一個唸電機,一個唸特殊教育,不過因為台灣同學會活動頻繁,兩人很快就熟識了。盛評一年就拿到碩士學位,不過為了等怡真,他選擇留在德州工作,在1987年進入一家世界級的半導體公司當一個初級的IC設計工程師。一年半以後怡真畢業,兩人立即結婚,而盛評也順利在矽谷找到另一家頗負盛名的半導體公司IC設計的工作。爾後十幾年他換了幾個工作,不過都是從事IC設計。2001年的一次裁員,促使他與幾位朋友決定回台灣創業。公司成立後有些人留在美國負責當地業務,他與怡真帶著十歲的小偉毅然回到台灣,定居新竹。


《圖一  台灣過去因政治考量,主以發展農漁業為重,但隨著政局穩定和科技的發展,不少農家子弟開始棄田歸「廠」,從此步上經濟起飛的階段。》
《圖一  台灣過去因政治考量,主以發展農漁業為重,但隨著政局穩定和科技的發展,不少農家子弟開始棄田歸「廠」,從此步上經濟起飛的階段。》

張盛評的公司做的是手機基頻與多媒體晶片,是一個非常熱門的領域。公司在成立後第四年,也就是2005年,已經開始賺錢,並且由一開始不到十人的小公司成長到近百人。S公司的訂單看來將使公司更上層樓,也會使員工企盼已久的股票上櫃動作更為順利。這背後當然有無數的艱苦與辛酸的往事,而熱門的領域競爭者眾,更使這場勝利顯得無比珍貴。盛評與怡真心想:「對兩位已經退休的父親也已經可以交待,這一代畢竟不輸給上一代。」


過去成功的模式不見得適合現在

我在2006年10月底到11月初,受晶片系統國家型科技計畫辦公室之邀,與幾位教授一同拜訪了荷蘭菲利普公司的研發中心總部,比利時的研發機構IMEC、及德國阿亨工業大學的電機工程與資訊科技學院。三個單位彼此相距不遠,但性質相異,而在其各自的領域都有不俗的表現。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偶爾有機會接觸國內高科技領域的政府官員、研究機構決策人員、產業界高階主管、及學界資深學者,並參與部分政府科技研發計畫的規劃討論與評審,也因此對於國內高科技(主要是IC)領域的學術研究與產業發展常常會有一些感觸。我最近的一個感觸是多數人習慣於憑經驗做事,而忽略直覺,不敢從蜂群中脫隊。憑經驗做事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經驗的運用。過去成功的做法,未來不見得會成功;過去可以做的事,未來不見得可以做;過去建立的理論與模式,不見得適用於未來。我們的產業界多數是踩著別人足跡前進的。產業界人才來自於學術界,而我們的學術界(就我熟悉的電子資訊領域而言)多數(當然連我在內)也是踩著別人足跡前進的。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訓練出來的學生所見所思所為,都接近其老師學長的所見所思所為。直覺與創見不自覺地受到壓抑。


低價接單已是窮途末路

張盛評與公司幾個高階主管初步計算評估後,發現S公司的訂單雖然大,單價卻壓得很低,已到成本邊緣,風險極大。「良率非得提高不可,一定要請晶圓代工廠幫幫忙」,盛評說。憂心的言論四起,因為良率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裏,反而得仰賴晶圓代工廠。只有財務處長王珍妮冷靜的說:「我想接這個單是對的。S公司是世界級的大公司,下星期宣佈這個消息後不但年底上櫃審查成功率極高,上櫃後股票表現一定讓大家滿意。雖然這個單本身不見得賺錢,但是我有把握業外收入會相當亮麗。我會馬上進行財務操作的規劃。」


事實上,S公司來台灣尋找IC設計公司之前早已算好這顆晶片的成本。由於台灣有能力接這個晶片設計案子的公司至少有三家,S公司便與這三家公司分別談判。厚達近200頁的規格書幾乎沒有漏洞,也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顯示S公司對這顆晶片的技術已完全掌握。它自己不做的原因是,保留約15%的毛利大概只有台灣的公司有能力且願意做。的確這三家公司雖然規模大小不一,卻都全力爭取這訂單,而S公司坐收漁翁之利,得到了它自己認為不可思議的低價,滿意地離去。沒有得到訂單的兩家公司固然沮喪,而低價得到訂單的張盛評仔細思考後也不像先前那麼興奮了。祖父的佃農身份並沒有在盛評心裡留下多少遺憾,倒是父親的鞋廠在九十年代初已漸漸經營不下去,便轉讓給跟隨他二十幾年的助手陳得財,而陳得財不久便把鞋廠遷往廈門,讓提前退休的父親落寞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怡真的父親則幸運了一些,他的公司從早期幫國外公司代工,到八十年代台灣逐漸建立自己的半導體產業後便慢慢轉為幫國內半導體公司代工,並且公司業績隨著台灣高科技產業一路成長,而他也順利地從廠長,協理,做到副總經理後在2000年公司鼎盛時期風光退休。


半導體設計已成低利產業?

在菲利浦的研究中心訪問時,他們提到了最近公司把半導體產品部門切割出售,成立了一個新的公司叫NXP。問他們難道菲利浦不認為半導體產品重要,且是他們諸多系統產品的關鍵零組件。他們的回答是NXP仍然是他們的策略伙伴,獨立的NXP將會比較有競爭力,也可自由對外發展,而菲利浦在半導體產品的研發將會轉包給NXP。但是這雖然可以理解,卻可能是表面的理由,實際的情形也許是半導體產品部門已逐漸變成菲利浦的負擔,而非獲利來源。它的獲利主要來自於不斷求新求變,迎合消費者需求的系統產品,而所謂的關鍵零組件,即半導體產品,向外採購或委外製作都已經比自己做還有競爭力。曾經在世界半導體地圖佔有一席之地的菲利浦半導體正式走入歷史,無可避免地循著諸如德國西門子(獨立出Infineon)與美國摩托羅拉(獨立出Freescale)等公司的手段,奮力維持自己的競爭力,向亞洲(尤其是台灣)的代工世家低頭。不僅系統組裝可以由台灣(或在大陸的台商)做,晶圓可以由台灣代工,現在連IC設計都可以由台灣代工。我想起十幾年前曾經參觀過美國矽谷菲利浦半導體的一個晶圓廠,其主管還向我們自傲地講解他們半導體製程的發展路程圖,及當時他們超越台灣公司的前瞻製程與設計技術。十數年之間,滄海桑田。台灣人重新定義了代工的內涵與境界,也扮演了全球代工達人的角色,把代工精神發揮到各個產業:「只要把別人的產品做得便宜一點,別人自然會把他賺的錢分我們一點。」


產業界的先進與主管經濟發展的政府官員強調產值,強調製造業是台灣的命脈。我們當然不能說這種講法是錯的,因為幾十年來台灣的現代化靠的是製造業撐起的經濟大傘。不過以前是對的,未來不見得是對的;過去可以做或應該做的,未來不見得可以做或應該做。當大家把注意力放在產品創新上時,我卻覺得更重要的是產業本身及產業政策的創新。


《圖二  靠著優秀的半導體設計和製造,台灣成為IC設計的指標國家,通吃了晶片生產的上中下游,成為全球的IC代工達人。》
《圖二  靠著優秀的半導體設計和製造,台灣成為IC設計的指標國家,通吃了晶片生產的上中下游,成為全球的IC代工達人。》

接受別人的規格 等於接受別人的安排

而教育重要嗎?教育跟經濟有關嗎?我開始有這個深刻的感觸是在2003年8月中成大李昆忠教授主辦的超大型積體電路設計與電腦輔助設計研討會。這個研討會每年都會吸引國內IC設計相關領域幾乎所有的師生與會;刻意安排的議程使它的教育意義特別重大,故教授們會儘量帶著研究生出席。


研討會在台東舉行,其中交大任建葳教授主持了一個座談會,引言人是幾家國內知名IC設計公司的中高階技術主管。任教授請他們各自為自己公司未來的技術發展勾畫一個方向與願景。令我不安的是,這幾家原來各具特色的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與願景大同小異;也就是說,原來各自在一個領域開疆闢土,未來卻逐漸正面相對,彼此變成競爭對手,在同一個市場(戰場)上相互廝殺。當然我可以理解這些公司要成長自然會想到的就是擴充產品線,而眼前別人做的或市場已經定義的產品是最可靠可以擴充的方向,再加上我們的教育訓練出來的人同質性相當高,看法大同小異,因此可以預見從彼時開始最慘烈的競爭戰場是在台灣島內(一向是在島內,只是產業焦點已轉到IC設計業)。難道沒有其他可以讓這一批優秀的人才發揮的舞台嗎?


在同一個研討會,李昆忠教授還邀請了時任工研院電子所所長徐爵民博士(現任副院長兼電光所所長)向全體與會者作了一場精采的演講,勾畫出電子所剛剛成型的軟性電子計畫方向。那場演講對我而言是一個震憾,倒不是說感受到軟性電子有多偉大,而是感受到工研院電子所勇於嘗試探索新領域,反而在IC設計領域的學術界經常不自覺地畫地自限。舉例而言,當時大部分從事RF電路設計的教授均把重心放在802.11(Wi-Fi)或手機的標準上,雖然對提供產業界急需的人力有立竿見影之效,然而大學之研究卻因此少了應有的多元性與開創性。重視產業的聯結是對的,但是如果同領域的學者研究的題目如此一致,就像產業界選相同的產品一樣,結果將是一批優秀的人才搶著做同一件事,而放著無限寬廣的世界乏人探索。


接受標準,接受別人定義的規格,接受別人定義的研究題目,然後把生命花在尋找更好的答案,開發出更好的產品,接著等待另一個規格,另一個題目。這可以是從無到有,快速成長的手段,而如今既已擁有研發能力,什麼時候輪到我們自己訂標準,訂規格,訂題目,而全世界會有無數人循著我們所訂而努力尋找答案,努力開發產品?菲利浦顯然認為IC設計一樣可以找台灣代工,而且台灣人會搶著做。


高人力消耗而低利的產業 沒有多餘心力創新

張盛評找了財務部門、研發部門、與產品部門一起討論了幾天,終於把S公司這張大訂單的成本與獲利仔細的估算出來,結果比當初的直覺還不樂觀,看來做這顆IC只能說是幫公司上上下下養活一家人半年的時間。盛評也只能安慰大家:「就當做是培養實力、鍛鍊技術能力的一個案子吧!」「大家開始動吧!六個月後不但貨要交到客戶手中,如果系統開機開不起來,或是良率出了問題,大家可能都要回去種田了。」產品部的經理李晉偉說:「因為量夠大,T公司已答應協助我們注意良率的問題。」「但是這是我們第一個90奈米的案子,邏輯閘數接近10M,你不能輕忽這個問題,更何況它的功率與clock速度都被嚴格規範了。我們六個月要交貨,雖然設計大致已就緒,只要做後段更改,可是良率上不來的話可能會賠得很慘。」盛評說。王珍妮接著表明她的立場:「我們準備工作已經在佈署,看起來相當樂觀。現在離上櫃只剩兩個月,我會再聯絡幾個人協助。從公開市場募資看起來沒有問題,現在景氣不差,市場還算活絡,且接近年底。上櫃募資後我們自己風險會降低,而且我會幫大家安排一下先在股票上獲利,這樣大家也可以比較沒有後顧之憂。」大家紛紛表示感激,唯獨盛評沈默不語。他創立公司時的雄心壯志現在有了微妙的變化,而公司近百人連同背後的家庭又是他無形的責任,他不得不對現實低頭,也只能默許事情依照大家的期待進展。


接近晚上十點,張盛評終於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到家。在電梯裡他突然感覺極度的無力與彷徨。這個產業競爭的狀況超乎他原來的想像,雖然獲利仍然可以預期,但是成就感總是稍縱即逝,難以捉摸。他回想著剛剛在公司吃完晚餐後,幾個年輕的工程師盡情地玩著任天堂的Wii以舒解壓力,邊玩邊聊到任天堂如何反敗為勝,也談到iPod如何讓蘋果電腦起死回生:「這些產品裏面的IC他們也不是自己設計,還不都是找人代工。」盛評因此思索著價值如何提昇,競爭力從何而來,創意如何培養等等這些大家最近常常提到的問題,但沒有一個問題有具體而明確的答案,他相當心慌。要步出電梯時突然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子:「我這一成不變的日子,接觸這一成不變的人與事,如何能跳脫一成不變的想法?我該回學校看看。」


《圖三  由於製程的突飛猛進,使得晶圓的生產和設計壓力漸形吃重,在獲利未相對提升的狀況下,半導體成為吃力不討好的事業。》
《圖三  由於製程的突飛猛進,使得晶圓的生產和設計壓力漸形吃重,在獲利未相對提升的狀況下,半導體成為吃力不討好的事業。》

「你怎麼回到家來連話都沒跟我說上一句,就抱著電腦忙公務?你這樣不是把命都賣給公司了嗎?」怡真不悅地說。盛評回答:「我不是在忙公務,我只是回學校網頁看看招生的訊息,順便瞭解一下學校的近況。」怡真一聽,感覺十分好奇,便也湊近來跟他一起瀏覽。盛評接著說:「已經四十好幾了,一成不變的日子也很難有什麼起色。公司如果順利上櫃,我想找個人接棒,然後回學校再唸點書。」「你是當真這樣想?我們錢也夠用,我也不想你繼續這樣賣命,如果你想休息一下,我當然贊成。」「我倒不是真的累到想休息,我只是覺得人生走到這裏好像有一個瓶頸不能突破,需要改變一下環境,改變一下生活方式,看看能不能過得更有意義。」「我們可以再到國外去住一陣子啊!我這個願望你可一直沒讓我實現過。」「也許可以吧!我再想一想。…你看這裏有一個演講,正好明天這時候我有空,我想去聽聽看。」


台灣教育流於形式 「價值」的定義需要重塑

荷蘭的菲利浦跟比利時的IMEC一個是世界級的公司,一個是世界級的研究機構。他們的運作方式與目的完全不同,但是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把國際化執行得相當徹底,把國際化慎重地當成是生存與競爭力的重要因素。這兩個國家以人口與土地面積而言都算小國,但是以人民教育與生活水準及全球影響力而言卻都是大國。他們勇於向外探索尋求合作,且善於利用他國的資源來茁壯自己。他們對於產業的社會成本認識比我們深刻的多,管控比我們進步的多。


德國當然也有它強大的諸多理由,但是與荷比兩國一樣,代工能力絕對不是一個選項。德國一直是一個科技(產品)輸出國,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但是我到阿亨工業大學去了以後才真正體認到他們對講求實際,也就是「知行合一」的強調與堅持。當他們的教授開始報告他們的研究題目與成果時,大家不禁皺起眉頭:「這些東西我們在台灣早就發表一大堆論文;現在大家已經都在做新的標準了,為什麼他們還在講這些?」但是等他們講完,等大家看了他們成果展示,了解他們做的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實際可以用的成果以後,大家不禁汗顏。當我們在談發表了幾篇論文(多數不實用),並且學習最新的ESL工具以製造後續的論文時,沒想到這昂貴的ESL工具便是阿亨工業大學眼前這位不起眼的教授帶著學生開發出來的。他們在工程領域的教授每一個都有產業界的經驗,也因此他們對於價值的領悟與認識比我們深刻的多。


2006年台大汪重光教授請我去演講時,他告訴我除了專業內容外,希望我也能激勵一下在座以IC設計為職志的研究生。我倒是覺得激勵以外也該給他們一些警示,因為股票市場已經給了他們過度的激勵與不當的幻想。我向這些年輕人講了2003年那個研討會給我的啟示以及我隨後構思並主持的一個跨校學界科專計畫(后羿計畫),跟數十位教授與研究生嘗試開創性的研究,同時強調實作與價值。我向他們講了我對「價值」的看法:「價值來自於需求與不可被取代性。」這適用於人的價值以及所做的事情或產品的價值,因此我也說:「我們並不需要再多幾家跟聯發科一樣的公司,而是需要努力產生像Broadcom、NVidia或其至Intel、TI這樣的公司。」我也表示了我對IC設計產業追隨台灣歷史上所有的製造業而步入代工模式的憂慮。我不知道對這些年輕人而言我是不是杞人憂天,但是演講結束後倒是有一位年紀稍長的聽者前來致意:「謝謝你的演講,我感觸頗深。」他並遞給我一張名片:極旺科技(G-One Technologies)董事長兼總經理張盛評。


無可奈何的結局?

一如預期,極旺科技上櫃後股票狂飆了兩三個月,中間夾著不合常理的急遽震盪,直到媒體突然報導:「檢調單位約談極旺科技負責人張盛評夫婦、張盛評小姨子與岳母、財務處長王珍妮、股市名分析師X君、及Y證券公司營業部經理Z君。據查X君為王珍妮大學同學,Z君是王珍妮男友,而Y券商及傳聞中的南部某大戶是否涉案檢調尚在查證中。」


相關文章
強化工業用感測器產業鏈 有賴產研協同合作
突破數據時代瓶頸 SerDes技術方案是關鍵
科技產業直觀
面板回收六工法 工研院助廢液晶回用原製程
能量採集功率轉換新進展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關討論
Only Chen發言於2010.08.13 11:58:01 AM
把基礎科學學好,加上華人的勤奮與頭腦的創意研發,就能擺脫傳統代工宿命,不過現在很多專利都把持在美國大企業(家)手中...?!臺灣要加把勁了!!不能再近視短利...
wonder發言於2007.06.29 09:28:16 AM

只是覺得奇怪,怎麼大家都認為台灣的優勢在於設計?

難道這裡所指的「設計」優勢,只是與中國大陸相較而已嗎?

wonder發言於2007.06.28 05:23:11 PM

除了委外代工(outsourcing)之外,委內代工(insourcing)也越來越常見了

能力越大的能一覽更多工作,獲利機會當然就更大了。

Clif發言於2007.05.10 03:07:16 PM
現在不是在中國有些博士論文也可以找人論件代筆?台灣老師暑假的進修作業也可以交給教科書廠商員工去代勞?國際大廠一些技術文章也讓Freelancer來分憂?代工的模式,越來越豐富多樣了........
wonder發言於2007.05.10 09:39:00 AM
工作忙不完,真想也找人代工....
Joanna Chen發言於2007.05.04 03:12:18 PM
Jalen Chung 提到:
代工不僅是一種製造方式,也是一種影響社會思維與組織型態的產業意識,想想我們對人事物的看法與分析角度以及對於物的執著,常常深刻地受到代工意識的左右吧。從教育來看或許更為明顯。我們一直被養成重視成績結果(良率)、培養在極短時間內應付多項科目的能力(客製化需求)、校外補習花錢請家教整理課業重點(低調壟斷技術資訊)、順應父母滿足師長望子女成龍成鳳為校爭光的期待(緊緊跟隨國際大廠的庇蔭賺辛苦錢),上台清交成名校到自我實現目標(作一個伍子登科優秀又勤勞的分紅主管)。代工,讓大家彼此的人生越來越像了。
代工真的讓大家的人生愈來愈像了...,社會思維影響著代代的年輕人,而這個社會思維崇尚的並不是獨立思考的個人主義,而是大家穿著一樣制服、往同一個窄門擠。我真希望自己可以跳脫社會的框框,用力的用自己的腦袋好好想一想一些問題。
Hong Yi發言於2007.04.11 01:21:00 PM
吳誠文主任提到:「當大家把注意力放在產品創新上時,我卻覺得更重要的是產業本身及產業政策的創新。」
可見吳主任也不全然反對代工產業的發展,只要代工產業有創新,能夠提出一套完整的策略與定位,那麼代工也會有利潤,並且成為他人望塵莫及的指標。
Jalen Chung發言於2007.04.09 01:36:46 PM
代工不僅是一種製造方式,也是一種影響社會思維與組織型態的產業意識,想想我們對人事物的看法與分析角度以及對於物的執著,常常深刻地受到代工意識的左右吧。從教育來看或許更為明顯。我們一直被養成重視成績結果(良率)、培養在極短時間內應付多項科目的能力(客製化需求)、校外補習花錢請家教整理課業重點(低調壟斷技術資訊)、順應父母滿足師長望子女成龍成鳳為校爭光的期待(緊緊跟隨國際大廠的庇蔭賺辛苦錢),上台清交成名校到自我實現目標(作一個伍子登科優秀又勤勞的分紅主管)。代工,讓大家彼此的人生越來越像了。
Keira Lin發言於2007.04.03 10:32:24 AM
Korbin Lan 提到:

我有個同學,他跟朋友開了間設計公司,做的是簡單的物品設計,從文具到禮品這類。前陣子他到中國去了一趟,也許是洽談業務或開會什麼的….我只記得他一回台灣就馬上跟我說:「做代工真的會死」

我第一個反應是「會死那幹麻要做?」

台灣為什麼要做代工?又為什麼不能不做代工?其實這是一個天大的問題,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明白講清楚,牽涉的層面很複雜,大家心裡都有一肚子苦水。只是對那些搞設計(我同學)、強調附加價值的人來說,他們真的會被代工搞死,因為人家只在乎他能做多少量、價錢有多低,不會認真把玩一件他開發2年的新廚具。

去採訪過幾次,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每個受訪者都會呼籲台灣要走創新研發,寄予他們的客戶端這個強大任務,然後他們自身還是訂單取向.....(無言)

為什麼要做代工,因為這是賺錢最快的方法!!!

做了會死,不做現在就死,就像吸食毒品一樣的慢性自殺,但是,不吸又當場如斃命般的痛苦..這就是現在台灣的代工。

有誰能戒毒成功,這個過程要痛苦多久?台灣與歐美有很大的不同處在於動腦做事的目的。中國自古教育讀書人要赴京趕考,光宗耀祖,外加笑貧不笑娼的思維,造成了台灣人動腦筋,就是為了錢。歐美也許因為從神學到人本思想,使得他們動腦筋的目的不是為神就是為自我實現。

創新需要動腦,動腦的方向將帶動研發的目的。台灣之所以會被搞死,恐怕是因為動腦的目的只是為了商業生存,所謂的創新,就叫做"幫客戶降低成本"的新方法,我們的研究生,想的是如何靠專利賣錢,分紅領股而後光宗耀組。不再是做出一個可以證明自己存在過的研究,學術與商業上下交相賊,又怎能怪台灣邁向死路一條的代工宿命。

Korbin Lan發言於2007.03.30 05:22:25 PM

我有個同學,他跟朋友開了間設計公司,做的是簡單的物品設計,從文具到禮品這類。前陣子他到中國去了一趟,也許是洽談業務或開會什麼的….我只記得他一回台灣就馬上跟我說:「做代工真的會死」

我第一個反應是「會死那幹麻要做?」

台灣為什麼要做代工?又為什麼不能不做代工?其實這是一個天大的問題,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明白講清楚,牽涉的層面很複雜,大家心裡都有一肚子苦水。只是對那些搞設計(我同學)、強調附加價值的人來說,他們真的會被代工搞死,因為人家只在乎他能做多少量、價錢有多低,不會認真把玩一件他開發2年的新廚具。

  相關新品
Lattice MachXO Control Development Kit
原廠/品牌:Lattice
供應商:Lattice
產品類別:FPGA
Lattice ECP3 PCI Express
原廠/品牌:Lattice
供應商:Lattice
產品類別:FPGA
Lattice ECP3 Video Protocol Board
原廠/品牌:Lattice
供應商:Lattice
產品類別:FPGA
  相關新聞
» 微軟助力遠雄數位轉型 以數據推動地產生態創新
» 超大容量FPGA時代來臨 英特爾發佈全球最大容量FPGA
» B2B垂直應用將成為5G的關鍵潛在市場
» ITO成本飛漲 透明導電薄膜替代材料市場正方興未艾
» OTA量測是解決5G NR高頻測試挑戰的最適合方案
  相關產品
» ST:功能安全將是工業4.0的重中之重
» 伺服器48V新標準正熱 Vicor三相RFM滿足機架電源新挑戰
» 瑞薩電子推出單一封裝的簡化型數位電源模組系列產品
» 智原推出新款最小面積USB 2.0 OTG PHY IP
» 創惟發表快速讀取的UHS-I讀卡機控制晶片

AD


刊登廣告 新聞信箱 讀者信箱 著作權聲明 隱私權聲明 本站介紹

Copyright ©1999-2019 遠播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Powered by O3
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29號11樓 / 電話 (02)2585-5526 / E-Mail: webmaster@ctime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