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为了生产Lulu’s Hand咖啡滤杯,我到台南市的数个工业区里寻找伙伴,这就如同闯入了美丽丛林一样,发现台南除了是个人文荟萃与好生活的地方外,也是个可以圆梦的地方。Lulu’s Hand的生产成功固然让我欣喜(当然也希望是商业上的成功,这个成功代表我的偏乡程序教育计划能有新的资源),但是我同时也看到了巨大的危机即将向这个都市袭来,这个风暴也许会扩大到整个台湾。

作者为了实现精工咖啡滤杯的开发,走访了南部众多任务厂,也看到了巨大的危机。
作者为了实现精工咖啡滤杯的开发,走访了南部众多任务厂,也看到了巨大的危机。

事实上,Lulu’s Hand的所有机构与包装总共分包超过给六个代工工厂,从模具、冲压到研磨等等,除了研磨的工厂老板比我年轻一点点以外,老板的年纪平均约在60岁上下。目前压克力作品的合作厂商的老板也如此。每一家工厂的员工数目约在30~50人,代表一家工厂约养活15~50个家庭。营业额从几千万到一亿不等。

就加工程度来看,这些工厂中有多家可以算是精品级,举例来说,帮忙做基本机构整合的这家工厂,他们所生产的单车携车架,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品牌;负责研磨的工厂甚至曾帮Apple做过代工。他们不懂社群,不知道网络营销,要转变产品方向也不知道从何做起,因为过去业绩不错,她们的孩子多数都算有成就,所以也就不会回家继承家业。因为工厂不大也不出名,很难招到能力与企图心都强的员工,也就找不到接班人,一切都靠老板自己在撑持着。

台湾众多高水平的加工厂正面临很大的存续危机,这些技术与经验假如消失了,台湾的很多打样生产的基地就没了,难道以后都要去大陆找吗?

台湾众多高水平的加工厂正面临很大的存续危机,这些技术与经验假如消失了,台湾的很多打样生产的基地就没了,难道以后都要去大陆找吗?

老板们年纪大了,体力也大不如前,这几年来面对大陆低价,生意也慢慢滑落,他们跟我说,要是再找不到人接班,找不到新出路让业绩回升,最多再撑10~15年,他们退休时就只好把公司关掉。

一家公司的关闭代表几十个家庭的收入至少会少掉一半,甚至完全没收入。我看到的危机就是类似的公司在台南不知凡几,从现在开始10年后,将有成百上千的家庭的经济会出问题。

小工厂有情有义,却没有出路?

压克力工厂的老板今年60了,头发斑白的他说,其实过去几十年赚的钱都够他花了,生意很难做,但是他现在还不肯把工厂关了,就是怕员工家庭生计出问题。他尽力给员工退休时更多的钱,退休后若是愿意,有工时可以回来帮忙赚点外快。这是一个愿意给员工放个一两星期带薪的暑假,结婚时一包就是十几万红包的老板。这么有良心的老板,对照台面上卖黑心油,吃人不吐骨的大企业老板,我们该帮助谁是一件再清楚不过的事了。

他们的技术与经验假如消失,台湾的很多打样生产的基地就没了,难道以后都要去大陆找吗?那时,小量有利基的产品如Lulu’s Hand大概是没有人愿意帮忙了。最惨的是,到大陆去找代工,非常可能这些代工厂就自己拿去卖了,最后你会被扒得什么也没剩。

音响界里的许多公司如M&K、Red Rose等等都是这么被坑杀掉的。连Ken Kreisel与Mark Levinson这种等级老美用法律都拿他们没办法了,我看不出没钱没势的新一代台湾设计者能有什么能耐去搞得过这样子的大怪兽。有兴趣的人去Google一下,就会知道这些恩怨情仇了。

我不知道政府是否真正正视这样子的危机。以一家四口来算,可能会有几千或甚至上万人失去经济的支柱。政府是否有在设法找出方法来活化这些产业,是否让年轻人愿意面对现实,以吃苦耐劳来获取梦想所依,能否让他们知道如何利用社群与网络来帮助他们到全世界去接小量又毛利高一点的单呢?

台南地区包含成功大学有许多学校,在过去十几年来追求虚幻的学术卓越之下,不管合不合适,一律在忽视教学的写没多少人看的论文,其实多数老师为了生存已经疲累不堪了,同时也对学术与产业合作环境、为人师的梦想,以及帮助社会等等这些真正重要的事感到绝望了。这么多又强大的研究力量,假如是用在帮助学生成长,帮助产业活化的话,那么我相信台湾也不致有今天的困境。

政府在这方面该做的是什么?我想网络上的许多朋友都有高明的见解,许多也都有用,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堆学者专家组成的团队会想不出来呢?

南方有梦,圆梦不远!

因此,几年前,我决定慢慢与逐步地靠自己的力量来组成团队帮助自己、帮助学生,也帮助产业。因此,当许多朋友说我们现在可以申请政府经费来做Program the World偏乡程序教育以解决缺乏经费问题时,我的回答是,我宁可自己辛苦一点,也不愿意花时间处理一堆让人脑残的政府行政程序,甚至有一天还会被拿来当做处罚人的工具。

这一次,负责整合的公司老板跟我说,原来也可以这样子上网络去卖东西,而且是不用业务全省跑透透就可以有一些订单,他开始看到有一个可能可以走下去的未来,对未来也有了多一点的希望。

有一群热血的人,在我的游说之下,开启了一个创业加速器(SSX),要做的就是努力把研发能量与在地产业结合,我们爱台南,爱台湾,希望我们的努力,让这篇文章所说的危机不会有发生的一天。

(作者为成功大学资工系教授,本文首发于苏教授脸书,并转载发表于INNOMAMBO及CTIMES)

延伸阅读:

Lulu’s Hand - 让人人都可以冲出好咖啡(FlyingV)

Program the world 儿童与少年程序教学计划(FlyingV)

Program the world儿童与少年程序设计教学计划(FB)

SSX(South Star Xelerator)南星创速器官网

inderal 10mg site proscar 5mg